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芝加哥1990 > 第一章 家庭
听书 - 芝加哥1990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家庭

芝加哥1990 | 作者:齐可休| 2021-07-22 07: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天知道我多后悔生下了你们天知道”

沙哑的、带有天赋rap腔调的女性谩骂声狠狠搅破了宋亚的清梦,他叹口气,无奈地坐起身,慢悠悠地从床边捞起件毛衣往头上套。

穿越过来已经十几天了,不管适不适应,也只能先忍受着。

当然,他现在不叫宋亚,也不再是华国人,他现在的全名是亚历山大宋,一位亲生父母死于车祸,寄居在芝加哥姨妈家的十五岁男孩。

“fxxx的十七岁十七岁就fxxx学会像个碧池一样地夜不归宿了fxxkrrrr”

隔音几近于无,连珠炮似的粗鄙之语从楼下直蹦入耳,苏茜姨妈正在“教育”她十七岁的女儿,也就是亚历山大宋的表姐康妮。

“亲生的。”宋亚暗暗感叹。

相对于含蓄的华国人,非裔米国人表达感情就是这么的“浓烈”而又“奔放”,把亲生女儿称作碧池还要f她的妈,不过是苏茜姨妈的常规操作而已。

“yeh,yeh说到碧池,也不知道是谁十七岁的时候连孩子都生俩了”

多年下来,康妮明显被骂皮了,马上反唇相讥,一点儿都没示弱的意思。苏茜姨妈十六岁时生下了她的大儿子托尼,然后第二年又有了康妮,再然后,出力的男人就跑得无影无踪

“shxx”

被戳到痛处的苏茜姨妈气急败坏,“shxx你个无情的小碧池,简直和那无情的男人一个样,我诅咒你们我fxxx地诅咒你们”

“喂喂,重点是夜不归宿吧”宋亚心中再次吐槽。

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在华国,父母们的关注重点是绝对不会跑偏的,而苏茜姨妈吵着吵着就把康妮表姐整晚没回家这件事给丢到爪哇国去了

穿好衣服,宋亚出门拐进不远的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漱。

哗哗的流水声将楼下的争吵暂时隔绝,他对着镜子,再次审视这一世的自己。

按华国人对黑色人种的审美来算的话,他有张略带稚气,长得不错的脸,由于有一半华国人血统,肤色也略淡一些。十五岁身高就有一米七几了,身材也颇匀称当然,作为穿越者日后发迹是自不待言的,那么这幅皮囊的好坏其实也没啥关系,毕竟这里是米国,资本社会只要有钱什么买不到

“可是问题来了,让我穿越又不给点特殊能力也就算了,连前世记忆都不让我带过来可就太过分了啊”

这十几天,任凭宋亚百般尝试,他对上一世的记忆始终是一团浆糊。除了数学成绩突飞猛进了之外,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大事,或者是上辈子看过的书玩过的游戏之类一概想不起来。而那点数学成绩也说明不了什么,芝加哥南城多为黑人聚集的贫民区,社区中学教学质量很差,考卷难度本来就低,华国人这点种族天赋再不带过来宋亚就真没法玩了。

“还有个懒鬼呢快滚下来吃早餐”

孩子多,精力不够区别对待,苏茜姨妈一视同仁,从没给过宋亚什么虐待或者优待,当然,言语上也是如此。

“来了”

宋亚赶紧收拾停当,快步下楼。

楼梯板发出的咯吱咯吱声表明这栋房屋有些年头了,这是栋标准的贫民区小hoe,独栋但与左右房屋间距不大,基本全木质,二层本来有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和一个卫生间,大的那间卧室被隔断一分为二,宋亚和表哥托尼住一间,康妮和十岁的妹妹艾米丽住一间,苏茜姨妈和不到一岁的弟弟弗雷迪住原本那间小卧室。

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的全通结构,只在一二楼楼梯下面有个不带淋浴的小卫生间。

嘴上吵得凶,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苏茜姨妈一手拿着锅铲顾着锅里金黄的炒鸡蛋,一手将正睁着大大蓝眼睛看人的小弗雷迪搂在怀里哄着。苏茜姨妈最新的男朋友是个白人,所以小弗雷迪是黑白混血。

饭桌前的康妮和艾米丽正轮流拿着量贩装的牛奶和燕麦圈往自家碗里面怼。

而托尼则仰着脖子,粗豪地将喷罐奶油隔空滋进嘴里。

“张嘴。”

满满的奶油被他一口吞下,又将罐口掉个头对准宋亚。

“不了。”

宋亚摇摇头拒绝,这具身体内的灵魂已经换人了,有苏茜姨妈和托尼的水桶身材以及康妮那肉眼可见的横向趋势作为前车之鉴,肥胖绝对是他这一世要时刻警惕的敌人。

“你最近变了很多,亚力。”托尼说道。

“是吗”宋亚心中一紧:“哪方面”

“嗯”

托尼开始消灭牛奶泡燕麦,“就是就是一种感觉你懂的。”

“多简单的事为了女人呗”

康妮冲着宋亚调笑道:“你和谁搞上了”再次成功把话题带偏。

“我”

宋亚还没跟上思路,苏茜姨妈将软嫩的西式炒蛋平均分在四兄妹面前的盘子上,“闭上你的x嘴吧,快点吃完,别赶不上校车”她现在十分不待见康妮。

“等我换下衣服马上好”康妮这次没还嘴,一弹而起,飞速冲上楼。

米国女孩穿昨天的衣服一般代表没回家过夜,所以康妮早上回家的主要目的就是换身衣服。

“早上是谁送她回来的”苏茜姨妈趁这个机会小声问道,原来她没忘记这茬。

“我哪知道,只听见引擎声。”托尼答,又偷偷踩了下宋亚的脚。

宋亚摇头,他其实真不知道,小艾米丽也跟着摇摇头。

苏茜姨妈没再深究,回去专心清洗厨具,“哎黑女人”她低声哀叹。

牛奶、燕麦圈、炒蛋,宋亚把它们全部弄下肚只花了三分钟,现在是一九九零年,米国的福利制度应该没他穿越前那个年代好,但对有五个孩子的单亲家庭来说,满足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和教育需求看上去都没啥问题,食品方面甚至热量过剩。

等康妮换好衣服,四兄妹跟苏茜姨妈道别后,一同步出家门。

与穿越前宋亚对米国的印象不同,这儿的社区房前屋后根本没有啥茵茵草坪,只有灰败的杂草和胡乱堆积的杂物,失修的木栅栏,以及各种型号的破旧汽车。包括苏茜姨妈在内,周边还有几户人家门口挂着一面很小的喀麦隆国旗,昭示着他们还记着远在非洲大陆的根源。

“好冷”

二月的芝加哥不但气温低,风还很大,艾米丽打了个冷颤,赶紧把小身子躲在托尼后面。

托尼回身把艾米丽抱在怀里,再拿手帮她挡着脸,大家缩着脖子,快步往几百米处的校车站台走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